手机访问:m.lieqidao.com

网站地图

猎奇岛 — 2018最全面的猎奇网站,看世界奇闻异事趣事赏天下猎奇图片!

痴呆症老人忘带钱被售票员赶下车走失,百名热心人连夜寻人

 更新时间:2019-04-06 责任编辑:佚名来源:网络 猎奇指数 :

3月28日,株洲茶陵县,一名患有阿尔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的老人因为忘记带钱,买不起回老家的13元车票,被售票员赶下了车。

老人走失后,当地社区、义工协会以及热心居民近百人连夜接力寻人,为老人点亮了回家的路。

株洲茶陵老人陈伏生在走失近24小时之后被找到。

揪心:老人走失了

“爸爸,爷爷没有回家吃饭。”3月28日中午,在深圳打工的陈华接到女儿陈洋好从老家茶陵打的电话。想着父亲可能去亲戚或朋友家串门了,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下午4点,陈华打电话给父亲,手机关机了。他叫了一位朋友去家里查看。

老人在自家阳台窗户上绑了小红旗,怕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

“你爸爸没在家!”听到朋友的回复,陈华急了,因为70岁的父亲患有老年痴呆症。

他赶紧请朋友去报警并查看监控。警方的监控显示,陈伏生早上7点多出门后,晃悠着来到了炎帝大道,等老人家再次出现在监控画面中,已是下午4点多了。他走过一条小路,进了一个小区,随后又到了犀城大道,随后走入了一个监控盲区。

“梁姐,我父亲陈伏生走失了,麻烦社区帮忙找一下,可以吗?”此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陈华将消息发给了茶陵县思聪街道清水社区居委会委员梁红后,开始从深圳开车赶回茶陵。

消息很快报告到居委会主任刘纲处。刘纲马上让梁红在群里召集社区义务巡逻队的队员,并将信息发到居民群中,号召热心的居民加入进来。“七点在居委会集合,准时出发找人!”

同时,茶陵县义工协会成员看到微信群消息后也自发加入了寻人队伍。

暖心:社区、义工协会、微信群……深夜寻人

“公园、市场、小区,每个角落我们都找了一遍。”刘纲说,晚上7点不到,居委会门前就已经聚集了不少自发前来寻人的居民,大家兵分七路,以社区为圆心,开始“地毯式搜寻”。刚一出门,天空就开始飘着小雨,参与寻人的居民们紧紧地裹着衣服出发了。很多居民没有报名参与集体搜寻,但也在自发寻人。

到了晚上11点,出去寻找的人一组组回来,却没有带回任何关于陈伏生的消息。刘纲在微信群中继续拜托大家将寻人信息进一步扩散。

凌晨,刘纲的手机弹出一条来自茶陵县义工协会会长谭劲松的消息:“我的一个朋友晚上8点左右在曲江桥好像看见了这个老人了。”刘纲立马和谭劲松约好在曲江风光带见面。

凌晨1点,两个人骑着摩托车,沿着曲江风光带仔细找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没能发现老人的踪迹。

凌晨4点,焦急的陈华终于赶回茶陵,他开着车拿着父亲的照片,向街上的环卫工人和已经开门的店铺一一询问……

寒心:原来没钱买票,老人被赶下了车

早上7点,终于有了线索!陈华在老虎山加油站的监控视频中发现了父亲的踪迹。

这段监控显示,29日零点左右,陈伏生两手拎着东西走进了加油站,在门口徘徊了一阵,陈伏生就消失在监控里,没过多久,他再次出现,如此反复,一直到凌晨1点50左右,他终于走进了加油站的便利店。

加油站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当时老人向他求助,希望能够把他送回家,但他正在值班不能离开岗位,得知老人身上只有1块钱时,他提出的让老人打车回家的方法也行不通,最后,他给老人指了进县城的方向,就没再管了。

有了这个线索,陈华开始沿着进城的路慢慢寻找。而另一边,刘纲接到了一位社区居民的电话,声音十分焦急:“你赶紧来,我抓住陈伏生了,他现在正想跑!”得知消息的刘纲立马联系了陈华和社区的辅警。

“等我找到我爸的时候,他声音沙哑,脸色发黑,右脸都肿了。”陈华说,“两个荷包蛋、两碗饭一下子就吃完了”。

“我身上没钱,售票员把我推下车了。”陈伏生告诉大家,他原本想坐车回茶陵县秩堂镇,在快到腰陂镇时,因为买不起13元的车票,他被推下了车,脸也被撞伤了。“我问买票的能不能到了秩堂再给钱,但买票的不同意,把我赶了下来。”老人说。

陈华说:“我父亲被推下车的腰陂镇到我们找到的他的地方有将近20公里,他是走路回来的。”陈华心疼不已。

交通运输局:将对相关工作人员教育

“我并不想追究售票员的责任。”陈华告说,父亲患病糊涂的时候,情绪容易暴躁,不排除可能是他先发脾气惹恼了售票员,导致被推下车,但他还是想找到当初父亲乘坐的那辆班车,还原父亲从上车到下车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3月31日下午,陈华带来到了茶陵县湘运汽车北站。值班人员称,往返茶陵县和各乡镇的班车线路基本是私人承包的,茶陵县到秩堂镇的线路被一家名叫“顺发”的公司承包,车上的售票员“不需要什么条件就可以上岗”。

当陈华提出想查看车载监控时,值班人员表示,公交车上确实装有监控,每天下班之前都要交给茶陵县交通运输局的相关部门,但不能随意查看。如果陈华想查看,得先写一封投诉信交给局里的客运股或者法制办,“投诉信交上去了一个工作日就会受理”。

4月1日上午,陈华联系到茶陵县交通运输局客运股一名负责人。“对方告诉我,如果我们自己找不到这辆车,他也没办法。”陈华说,负责人表示,出现了这种情况,如果找不到人,只能对所有工作人员进行教育,“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