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m.lieqidao.com

网站地图

猎奇岛 — 2019最全面的猎奇网站,看世界奇闻异事趣事赏天下猎奇图片

她为了自保录下被老板性骚扰的电话,最后丢了工作进了监狱,而老板却继续升官

  更新时间:2019-01-18 13:22:34 责任编辑:小编 来源:网络 猎奇指数 :0

据《纽约时报》报道,高中会计员努里尔(Nuril Maknun)经常遭到校长的性骚扰。在学校,他经常向努里尔描述自己的性生活,并强迫她与自己发生婚外情。下班后,他还会给她打电话,继续对她进行语言上的性骚扰。

努里尔在最近一次接受采访时说,“这样的电话骚扰经常发生,我甚至数不清有多少次。我告诉他,你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被持续骚扰几个月后,她录下了其中一个骚扰电话,作为校长对自己性骚扰的证据。结果,她丢了工作,进了监狱。而她的老板却事业蒸蒸日上。

录下性骚扰电话作证据

努里尔(Nuril Maknun)

努里尔的案子目前正在印尼最高法院审理,这个案子目前已经被公开化,并成为印尼女性权益保护问题的典型案例。

女性权益倡导者表示,令人沮丧的是,在印尼的工作场所,不受欢迎的性侵和淫秽言论非常普遍,而女性在受到这些行为的侵犯时,几乎没有什么途径可以求助。

努里尔今年40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在巴厘岛以东的龙目岛长大。2010年,她在龙目岛省会马塔拉姆第七中学找到了一份会计的临时工作。她的麻烦始于2013年新校长穆斯里穆(Muslim,音译)的到来。

据努里尔描述,2013年4月,穆斯里穆开始频繁地用猥亵的语言与她交谈,包括当面和电话交谈。他详细地向努里尔讲述了自己与另一名员工的性行为,并逼迫努里尔与他发生婚外情。她还被这位校长带到宾馆两次,看他几个小时前和其他学校员工发生性关系后留下的痕迹。

努里尔担心,如果她抱怨这些骚扰,会失去工作,尤其她是一名临时工。与此同时,穆斯里穆还向其他人,包括努里尔的丈夫暗示,自己和努里尔有婚外情。

为了证明自己被骚扰,努里尔在2013年8月对穆斯里穆打来的一个电话进行了录音。15分钟的电话录音里,这名校长向努里尔详细地描述了自己与一名职员的性行为,《纽约时报》查阅了一份法庭记录,确认了该录音内容的真实性。

努里尔把这段录音播放给了丈夫和一名同事,来证明自己的无辜。

被解雇 被起诉

几个月后,一名老师从努里尔手机里拷贝了这份录音。一开始,仅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段录音,校长穆斯里穆是一年多以后才知道这段录音的存在。

穆斯里穆告诉努里尔,如果她删除这段录音,他愿意延长她的合同。这不一定能够阻止被拷贝走的录音副本流传出来,但如果努里尔接受了穆斯里穆的条件,她再对他提起起诉就会变得更困难。努里尔拒绝了穆斯里穆的要求,然后她被解雇了。

《纽约时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校长穆斯里穆,但均未成功。他的首席律师阿斯穆尼说,穆斯里穆才是这起案件的真正受害者。他说,努里尔违反了法律,应该被送进监狱。“男性也该受到保护,她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努里尔被解雇三个月后,穆斯里穆到警察局控告她诽谤。在2017年3月被逮捕之前,努里尔已经被警方审问了6次。“我真的不明白究竟什么是诽谤,告诉人们自己糟糕的遭遇是诽谤吗?”努里尔说。

最终,检方取消了她的诽谤罪名,而是以散布淫秽材料对她进行控告。本案检察官艾达•阿尤•普图•卡蒙迪•杜威拒绝接受电话采访,也没有回复书面采访。

在对她的审判中,学校的老师作证说是他们从努里尔手机里拷贝了录音并传播出去,努里尔并没有传播录音。但努里尔还是在龙目岛监狱待了两个月。

她的律师佐科•朱马迪(Joko Jumadi)说,她录下这段通话是为了保护自己。她保存了这么久,即使录音最后传播出来,也不是从她手中传播出来的。

据努里尔和她的律师朱马迪说,穆斯里穆作证时称,他并没有在录音中描述自己与一名雇员的性行为,而是描述了他对一名美国色情明星的幻想。

总统表态 判决结果推迟执行

初审法院裁定努里尔无罪,但事情并没有结束。

据印尼《雅加达时报》报道,在印度尼西亚,检察官可以对无罪判决提出上诉。检方把努里尔的案子提交到了最高法院。在印尼最高法院,法官们在没有举行听证会的情况下,于2018年11月推翻了初审判决,认定努里尔以电子方式传播不雅材料的罪名成立。

资料图

由三名法官组成的陪审团判处她六个月监禁,并对她的家人处以3.5万美元的罚款。如果不支付罚金,她的刑期将延长3个月。

在采访中,努里尔强忍着泪水说,“我真的很震惊,所有人都知道不是我将录音传播出去的。”

公众对这一裁决表示愤怒。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当时正在为2019年4月的连任竞选做准备。他暗示,如果最高法院拒绝努里尔的最后上诉,他将介入此案。“如果案件没有得到公正审理,那么她可以向总统申请宽大处理。一旦她申请,我就会介入。”佐科对记者说。

印尼总检察长办公室的穆罕默德•普拉西提奥表示,将推迟执行对努里尔的判决结果,直到她的上诉得到解决。

“明明是受害者,却是被关进监狱的人”

而这件事对校长穆斯里穆的职业影响似乎微乎其微。《雅加达时报》报道,录音曝光后,他被免去了校长职务,但却在该省首府马塔拉姆的政府电视台担任了更高的管理职位。

他的律师斯穆尼说,“他很健康,也很享受生活。政府仍然相信他,让他继续留在他的位置上,他仍然拥有权力。”

有权对穆斯里穆进行处置的马塔拉姆市长阿哈尔•阿布杜一直没有接听《纽约时报》记者的采访电话,也没有回复书面采访。他的助手表示,他们无法对此案进行讨论。

在最高法院去年11月做出裁决后,努里尔向警方举报了穆斯里穆的性骚扰行为。西努萨滕加拉警察局发言人I Komang Suartana称,警方正在考虑是否有法律适用于此案。他说,说淫秽话语不是犯罪,印尼的反性骚扰法律不包括口头性侵,除非有身体接触。

努里尔的律师表示,只要法律不改变,女性将永远被拒之门外,永远不要想举报。“尤其是努里尔的案子,你明明是受害者,但却是被关进监狱的那个人。”

努里尔从未想过成为一个公共话题的典型案例,但她很高兴有这么多女性、相关组织,甚至总统都对她表示支持。但她不认为情况会很快好转,“很多女性仍然受到来自上司的压力,上司可以为所欲为。对我来说,正义似乎遥不可及。”

这件事情真的听起来都觉得惊奇,怎么会有这样的奇闻发生,印尼的人权问题需要全世界继续关注啊,这么看来印尼安全问题也值得质疑,毕竟合法的保护自己的权益却会被辞职进监狱,简直跟开玩笑一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