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事件曹云金,曹云金与郭德纲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怨?

2021-07-27 10:06:34

说到相声,大家最熟悉的应该是德云社了。德云社是由郭德纲等人联合创办的大型专业相声社团。说到郭德纲,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他总是挂在脸上的笑容,给人一种很乐观的感觉。但其实再乐观的人也会又内心脆弱的一面。

郭德纲一生哭过几次?

哭过三次,一哭张文顺老爷子去世,二哭师父侯耀文去世,三哭徒弟曹云金忤逆闹事。

2010年,郭德纲37岁生日,德云社举办寿宴,桌子上有三个碗没动。

一碗寿面,一碗饺子,一碗鱼。

寿面是徒弟们敬献的,郭德纲舍不得吃;饺子和鱼,是曹云金与何云伟爱吃的。

直到曲终人散,曹云金与何云伟都没出现;最后,曹云金满身酒气,姗姗来迟。

一见面,曹云金就挨个数落师兄弟,嚣张蛮横,他更是在关公像前,发毒誓再也不回德云社

当天还有演出,郭德纲强忍悲痛上台表演,恰巧有观众点了京剧《未央宫》(讲述的是韩信被人出卖,被杀害在未央宫的故事)。

在演唱过程中,郭逐渐浑身颤抖、气息失控、咬牙含泪、声嘶力竭。

观众听出不对,几次试图鼓掌打断未果。一旁的于谦神情严肃,全程注视着郭德纲,眼中满是酸楚与怜惜。

敢在师傅的生日宴上闹事,曹云金是真恨极了郭德纲。

以至于在综艺节目《说出我世界》中,曹云金表示:“有人曾问我会不会原谅他(师父郭德纲),我想说,原谅他是上帝的事情,而我要做的,就是送他见上帝。”

德云社事件曹云金,曹云金与郭德纲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怨?

语气凶狠,用词决绝,这样的曹云金,让人不寒而栗。

而郭德纲是如何对待徒弟曹云金的?

2016年,郭德纲微博晒出德云家谱,红字批注:

“另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

虽然没有点破,但明眼人一眼就看出,郭德纲针对的就是曹云金。

曹云金与郭德纲之间究竟有什么仇什么怨?

2002年的北京,格外寒冷。

高中毕业后的曹云金不安分,幻想着去世界闯荡,他没和母亲商量,只身一人来到偌大的北京。

没有人脉,没有积蓄,也没有固定工作,他居无定所,四处漂泊。

直到有一天,曹云金遇到个戏班子,台上的小黑胖子在卖唱,台下观众阵阵叫好喝彩。

照例主人要管顿饭,让演员吃饱走人。

德云社事件曹云金,曹云金与郭德纲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怨?

小黑胖子端着一碗饺子坐下,看到曹云金饿得慌,小黑胖子微微一笑:“你喜欢吃饺子?”说罢,将碗推到曹云金面前。

曹云金饿了一天,也顾不上体面了,他将饺子狼吞虎咽吃个精光,连汤汁都喝的干干净净。

小黑胖子提议:“干脆你拜我为师吧,我教你唱戏、说相声,咱可以卖艺挣钱。”

这个小黑胖子,就是青年郭德纲,当年相声行业不景气,郭德纲只能以唱戏谋生,郁郁不得志。

他将唱戏得来的钱贴补刚成立的德云社,同时他也在寻找生源,传承相声。

用郭德纲的话说:“戏是个好东西,关键时候能救你一命。”

曹云金就这样进入郭德纲视线,都说穷则思变,曹云金在郭德纲身上看到绝处逢生的希望,他苦练基本功,贯口,太平歌词,曹云金有样学样,技能突飞猛进。

曹云金曾回忆说:“师父教的很全面,我们也学得快,很感谢他的。”

而郭德纲对这段师生情谊,也曾念念不忘:“我知道,曹云金爱吃饺子,何云伟爱吃鱼,俩孩子来了,就赶紧让厨房做。”

那个时候,曹云金、何云伟与李菁三人负责演出,撑起德云社的台面;而郭德纲在外接综艺节目,挣钱补贴德云社;而张文顺作为德云社创始人,管理德云社大小事务。

师徒几人,祖孙三代,分工合作,倒也其乐融融。

只不过,这个微妙平衡很快被现实打破。

2009年,德云社创始人兼元老张文顺离世,没了师爷管教,曹云金与何云伟变得有些肆无忌惮。

再加上郭德纲拜师侯耀文,德云社名正言顺,有了更大的社会关注度。

曹云金、何云伟、李菁也都成了名角,利益分配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德云社事件曹云金,曹云金与郭德纲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怨?

之前跟着郭德纲干,挣来的钱,得跟整个德云社分红,最后剩下的少之又少了,自己出去干,虽然挣得没有德云社多,但钱都是自己的。

在金钱面前,再钢铁的情谊也会变质。

曹云金、何云伟、李菁开始商量退社事宜,但碍于郭德纲的面子,他们犹豫了很久,也没有最终决定,三个人也越来越烦躁。

郭德纲也明文禁止德云社演员出门揽私活,挣外快。

有一次轮到李菁给岳云鹏贴板,何云伟问李菁:“你给岳云鹏贴板?”,李菁说:“我给他贴板我就是”。

一扭头,岳云鹏就站在他们身后呢,一脸的欲哭无泪。

于谦也说,有一次曹云金找他吃饭喝酒,曹云金酒后口出狂言:“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

德云社事件曹云金,曹云金与郭德纲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怨?

看上去很狂妄是不是?

但狂妄有狂妄的理儿,曹云金作为大师兄,靠颜值撑起德云社的台面,靠抖包袱收割德云女孩的芳心,连岳云鹏都只能望其项背。

但这话还有更深层的含义:还有半个德云社是李菁和何云伟养的。

这句话传到郭德纲耳中,郭德纲心境,可想而知。

有人说,利益分配不均与徒弟私欲膨胀是师徒反目的导火索,但不是根源。

德云社后续的发展说明了一切。

岳云鹏与张云雷火起来后,郭德纲并没有限制他们,而是放手让他们参加各种综艺挣外快。

云鹤九霄四科的徒弟赚的盆体钵满,连霄字科的秦霄贤都开始在《喜剧人》舞台频频露面。

为何?

郭德纲有他自己的解释:“我给徒弟的钱都是明明白白,尽量多给的,你有一分钱的能耐,我给你两分钱的待遇,如果你没这个能耐,请你收敛自己。”

原来,郭德纲早有先见之明,曹云金他们虽然天赋高、后天也勤奋,但他们没有发展后劲,更是缺乏相声底蕴。

纵观近几年曹云金的相声作品,抖包袱水平明显下降,段子也越来越平庸与口水化,用李诞的话说:“曹云金还要写段子吗?家里断网了,还是《笑话大全》抄完了?”

反观德云社,新人层出不穷,年年有演员大火,这发展势头,中国首屈一指。

原来,利益分配不均,郭德纲是可以私下商量与调节的,但在郭德纲眼里,我给你提高待遇,但你的能耐配的上我给你的待遇吗?

同样对于徒弟抱怨待遇低的问题,郭德纲也发话了:“相声是个苦差事,谁还没有个脾气,但你要跟我提前说,好说好散。”

原来,徒弟私欲膨胀,郭德纲也是可以容忍的,毕竟相声不景气多年,大家或多或少都有歪心思。

德云社事件曹云金,曹云金与郭德纲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怨?

那曹云金为何还会跟郭德纲反目,甚至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我认为根本原因是两个:两人性格原因,相声的发展趋势。

知名作家谢梦瑶评价郭德纲与曹云金说:“他们很像,都是刺猬”

刺猬是什么,外表都是刺,内心却很柔软。

郭德纲出身草莽,他白手起家,带领德云社一路风雨走来,受尽了同行的羞辱与白眼。

所以他才会锱铢必较,与主流相声对抗到底。而私下里,对于相声界之外的朋友,郭德纲尽力提携,多方扶持。

侯耀文也说:“郭德纲一路坎坷走来,势必要疾恶如仇。”

所以他会不惜代价保徒弟李鹤彪,舐犊情深,义薄云天。

郭德纲是个好师父,但不是个好演员,不会收敛脾气。

同样的故事,发生在曹云金身上。

曹云金不是没有朋友,有,而且很多。瞿颖,沙宝亮,甚至李诞都能跟他打科,玩到一块去。

他们都是相声圈以外的人,曹云金跟他们关系不错。

同样曹云金也有慷慨豪气的一面,他对他收的徒弟,也是倾囊相授,他徒弟李连杰跟他吃住都在一块,费用他来报销。他给徒弟发红包,也是最大的一个。

像极了早年他在郭德纲家的时候,因为那时候,他跟师父也住一块。

不过,曹云金脾气反复,对待同行的讥讽,他会反击到底,甚至大打出手;对于妻儿的需求,他置之不理,依旧我行我素,最后他只能以离婚收场。

曹云金是个好演员,但不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也不会收敛脾气。

从这个角度讲,曹云金与郭德纲是很像的,一半菩萨心肠,一半铁石心肠。

而这,犯了相声行业的大忌。

相声界讲究同行互补,就是说说相声的两个人,性格不能相似,一个如果像虎,一个就得像猫,为什么于谦能跟郭德纲和谐相处到现在?

因为郭德纲锱铢必较,而于谦与世无争。

一个爱静,一个爱动;一个只会说相声,一个更会吃喝玩乐,两人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擦出了基友的火花。

因为不像,所以无虞。

而郭德纲嫉恶如仇,曹云金锱铢必较,硬碰硬,双方只能惨败收场。

两人一旦爆发战争,基本上就是死生不复相见了。

郭德纲将曹云金逐出师门,曹云金就在微博发文揭短,双方你来我往,打的难解难分。仇恨也越来越深。

这是曹云金与郭德纲仇恨的原因之一,但还有其他原因。

那就是相声行业的发展大势。

相声作为一门古老的行业,如何才能在新时代环境下保持发展动力,让观众爱看?

答案只有一个:淘汰老者,推陈出新,不断注入新鲜血液,让相声焕然一新。

时间倒回2010年,那个时候,曹云金他们退社了。

而2011年,岳云鹏旋即大火,《五环之歌》传遍中国。

鹤字科的张鹤伦、孟鹤堂也日趋红火,张云雷的《探清水河》更是刷爆抖音。

他们都是新人,在曹云金退出之后,相继大火。

毕竟,曹云金在德云社多年,一直都是大师兄,作为老资格,他不退出,后面的新人还有露脸的机会吗?

更何况,他像郭德纲,却一直没有特色,相比起岳云鹏的贱萌,张云雷的小曲,张鹤伦的脏乱,曹云金反而是最平淡无奇的那个。

德云社事件曹云金,曹云金与郭德纲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怨?

郭德纲不是没提醒曹云金:“相声得有个人特色,你要自己去发掘。”但曹云金不听。

综合考虑,郭德纲也只能忍痛割爱,让曹云金退出,而这是他们后来矛盾的根源。

对于后起之秀,郭德纲全力扶持,甚至分摊自己的流量热度给他们,让他们尽早成名;郭德纲自己则退居幕后,做起了田舍翁。

夫唯不争 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这是一个相声大师的风骨,同样也是大势所趋。

相声行业想要取得大发展,必须不断淘汰老者,引进新人,通过内部换血,让相声复活。

郭德纲看到这个趋势,所以他开班招生,培养后辈,不拘一格培养人才,将天下英才收入囊中。

至于不听话且不思进取的老者,郭德纲只能让他离开,为新人腾出空间。

曹云金很好奇:“我退出那天,师父也不挽留我。”

原来,郭德纲心知肚明,只是一直没说。而曹云金也一直没懂郭德纲。

郭德纲的苦心孤诣,曹云金不需要懂,也不会懂了。

这不是曹云金与郭德纲的私人积怨,而是相声行业不断向前过程中衍生出的万般无奈。

如果能重来,郭德纲还会给曹云金那碗他最爱吃的饺子吗?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