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m.lieqidao.com

网站地图

猎奇岛 — 2018最全面的猎奇网站,看世界奇闻异事趣事赏天下猎奇图片!

独子失踪12年归来满怀愧疚 患癌父亲:过往不究,回家就好

 更新时间:2019-03-13 责任编辑:佚名来源:网络 猎奇指数 :

他,36岁,自称12年前大学毕业后被骗入传销,逃出后因自闭症一直不回家。在江边住了一个月,一边是轻生,一边是父母,最终他选择了父母一方,沿着铁路朝家的方向走去。

他,63岁,为了供独子上大学欠债,儿子却在大学毕业后失踪,多方寻找无果。2017年患癌,他特别希望儿子在身边陪伴,但儿子却不知在何方。日思夜想,他渴望儿子早日归来。

3月10日,这对父子时隔12年后再相聚,紧紧相拥,一切尽在泪水中。得知家中的一切,儿子满是愧疚,父亲安慰他:“过往不究,以前的事一本书就折了,能回来就好。”

12年后终归来,父亲两年前患癌时渴望他在身边

黄有余(前排左三)在重庆江津接到儿子(前排左二)
黄有余(前排左三)在重庆江津接到儿子(前排左二)

3月10日8时许,四川内江市朝阳镇的黄有余突然接到消息,失踪12年的儿子黄图金有消息了。

“会不会又是骗子?”这是他和妻子的第一反应,因为此前他们发布寻人消息时留下的联系方式,曾招来骗子。接到电话的人是黄图金的舅娘,她当时也有些怀疑,另一头自称是重庆江津区油溪镇金刚社区居委会。通过视频,黄有余见到了确实在金刚社区的儿子,他和亲戚赶紧前往江津接儿子。

路上,黄有余的思绪回到12年前。唯一的儿子黄图金生于1983年,平时性格内向,2002年考入成都信息工程学院(已更名为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在读期间通过专升本考试,原定2006年7月毕业。但由于有一科没过需补考,延长至2007年毕业。2007年春节,儿子并未回家,自称在成都找工作,毕业后也在双流的网吧当过网管。

“平时他很少打电话回家,家里一般每个月给他打一次电话。”黄有余还记得,2007年10月,他给儿子打电话时,儿子自称被同学骗入传销后已逃脱,但人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当时,没太在意的他想到儿子被骗,第二天便在镇上给儿子汇款600元,为的是让儿子尽快回到四川。这600元是从家里卖红薯所得的800元中挤出来的,儿子却打算留在鄂尔多斯找工作,他同意了。

此后,黄有余几乎每天都给儿子打电话。然而,前几天还是儿子接的电话,在几天后却突然换了人,他也听不懂对方说的话。自那以后,儿子再无音信,他到成都找过学校,找过儿子的大学同学,也向警方报了案,但儿子依然没有消息。

2017年5月,刚满60岁不久的黄有余突然发病,被查出患有左肺肺癌伴阻塞性肺炎。住院期间,他特别渴望儿子陪在身边,但儿子却不知在何方。“我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但他人那么老实,不可能无缘无故就不在了,我还想在有生之年能见到他回来。”当时,黄有余在求助成都商报记者时表示,住院后,他更想念儿子,更希望儿子在身边。

时间再回到3月10日,黄有余和亲戚赶到油溪镇金刚社区已是午饭过后。在社区居委会见到儿子,父子俩紧紧相拥,一切尽在泪水中。当时儿子并不愿多说话,他从社区居委会了解到,儿子是在成渝铁路金刚沱站被巡逻队员拦下,交给社区后才说出亲戚的座机号。“他把大舅家的座机号记成二嬢家的了。”

回家,妈妈和奶奶还在老家等待。当晚19时许,母子俩在离家两三百米的村口相见,再次相拥而泣。

儿子:一边是轻生一边是父母,最终选择了父母

3月11日上午,仍有不少亲戚赶来。黄图金能够回来,他们都替黄家一家人感到高兴。

谈及失踪的12年,黄图金称,他被同学的同学骗至内蒙古鄂尔多斯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过来的,不知道何时回的四川,很多事情他都记不清楚了。他还说,自己从内蒙古回来后,在成都、绵阳、简阳和重庆打过工。因没有身份证,稍微好点的工作都干不了,他在餐馆、网吧打过工,提供吃住,每个月工资千余元。然而,他却说不清楚具体情况。

为何不回家?“我有自闭症,这儿有问题,很多事情都想不通。”黄图金指着自己的头说,有几年,他连自己姓啥都记不到了。后来,他又觉得对不起父母,所以一直没回家。他把自己比作鸵鸟,“遇到事情就躲”。采访中,他不时皱着眉头,自称“智商没问题,情商有问题”。

如何确定是自己患有自闭症?黄图金表示,他自己在网上查了后,认为自己是自闭症,但他并没有去过医院。

黄图金还透露,今年春节前,打算回家办身份证的他曾到了与朝阳镇相邻的凤鸣镇。“但没想通,我又走了。”此次回家前在重庆待了多久,他也说不清楚。但他说,他在江津被拦下,是他想通了,打算沿着铁路走回家。

“回家前,我在重庆巴南的江边住了一个月,原来是打算去三峡轻生。”黄图金称,这一个月他的内心都在挣扎。“一边是轻生,一边是父母,最后我选择了父母,所以回来了。”


黄图金手机中保存有中草药、野外食用植物相关图片

黄图金所说,无法求证。但他在被拦下时,一同被截下的还有一个重五六十斤的大包,里面装有帐篷、锅、碗、菜刀、铁锹、奶粉等,但他身上只有现金10多元。这其中的很多东西,连同衣服,都被父亲丢了。他的手机中还存有野外食用植物、中草药、沱江地图及钓鱼的图片,并称自己喜欢住在江边,也曾钓鱼煮来吃。他的手机是朋友为他办的卡,但已停机数月,父亲在他回来后数次充话费也不成,手机号可能已被注销。

回到家中,当黄图金得知家里的一切,他满是愧疚。11日中午向父亲和亲戚敬酒时,他说自己“浪子回头”了。“我真的觉得对不起他们。”黄图金说,他也没有看到此前媒体发布的寻人消息。“如果早知道,我早就回来了。”

父亲:以前的事一本书就折了,回家就好

亲戚祝贺黄有余父子团聚
亲戚祝贺黄有余父子团聚

在回家的途中,黄有余也曾试图了解儿子这12年究竟去了哪里,但儿子也没有说清楚。但他半猜半问后分析,儿子很可能是觉得自己能力有限,人也不咋样,也不与他人打交道,陷在自己的世界里走不出来。

“既然被骗到内蒙古了,为何那600块钱又是在成都取的呢?”黄有余对儿子所说也有过疑问,儿子回家途中和回家后,他曾两次问过儿子这个问题,但儿子都说记不清楚了。

儿子失踪12年后能回来,黄有余相信,这12年中,曾经十分内向的儿子一定有很多经历,也吃了很多苦。他也很想知道这12年中儿子经历了什么,但他也不愿逼儿子。“过往不究嘛,以前的事一本书就折了,能回来就好。”

黄图金的妈妈兰翠芬在儿子失踪后,曾一次又一次以泪洗面。儿子能够回来,她也十分高兴。

黄有余在2017年手术治疗后,去年又被查出肾衰竭,如今已失去劳动力,不能干重活。“家里面现在主要靠老婆在附近打点工,做一天有几十块钱,一个月多的时候能做10多天。”黄有余说,儿子读大学时一年花费万余元,家里也曾因此欠债,但他和妻子在家已经还清了。生病后,除了报销的,亲戚朋友也资助了一些。

“不管有没有钱,儿子能够回来就好。”黄有余说。

“还好,奶奶还在,父亲也还在,妈妈也在。”在亲戚的开导中,黄图金打算担起应有的责任。“先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今后还是要找份工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