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m.lieqidao.com

网站地图

猎奇岛 — 2018最全面的猎奇网站,看世界奇闻异事趣事赏天下猎奇图片!

被怀疑蛇妖附身 她遭丈夫和“大仙”鞭打致死

 更新时间:2019-03-11 责任编辑:佚名来源:网络 猎奇指数 :

胡瑞娟被丈夫陈春龙打死了。

长达四个小时,陈春龙抡起三角带制成的皮鞭,朝她的后背,狠狠抽打了160多下。

“浑身血印,整个后背被打得发黑。”胡瑞娟死亡当天,亲戚们在太平间看到了尸体。尸检结果显示,其系钝性外力多次打击,致大面积皮下出血和剧烈疼痛,引起创伤性休克死亡。

警方审讯时,陈春龙说出了鞭打妻子的原因。

他说,2010年妻子开始“患病”,晚上睡不着觉,他怀疑妻子得了“虚病”,于2017年11月18日找到村里的“大仙”赵清江。虚病,在迷信者眼里,是因妖魔附体给人带来病痛。

“大仙”赵清江告诉陈春龙,他的妻子被蛇妖附身,有五百年的道行,“下狠心使劲抽打,才能治病。”他还说,“打的不是胡瑞娟,是她身上跟着的长虫,等病好了,什么伤疤也留不下。”

反科学的“大仙”,信徒陈春龙的疯狂,在“治疗”的第十天,最终酿成胡瑞娟之死的悲剧。2019年2月27日,河北省沧州市盐山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蛇妖附身”

陈春龙觉得妻子胡瑞娟患上了“虚病”——晚上睡不着觉。

他说,从2010年起,妻子开始失眠。“那时候病情轻,去医院看,也看不出什么病来,医院给开的药也没吃过。”陈春龙供述称,2014年,妻子曾跟他说,“找大夫看的是抑郁症。”

在农村迷信者看来,抑郁、夜惊、精神不好,都属于“虚病”,病因是散仙、阴魂附体,俗称“鬼上身”。

陈春龙相信“虚病”之说,他说,他曾带妻子看过“大仙”,看完后妻子就能睡着。

2017年11月18日,他带着胡瑞娟回到老家——河北省沧州市盐山县。

盐山县小南马村有个“大仙”叫赵清江,自称可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常常帮人看“虚病”。陈春龙坐三轮车时听说,以前有个小孩患“虚病”,快要死了,到赵清江家给治好了。听到这个消息后,他便带着妻子去找赵清江。

到了赵清江家里后,他坐在椅子上看了看胡瑞娟,“你看,脸色都变了,都起疙瘩了。”他说,胡瑞娟的“虚病”很严重,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治好的。赵清江还告诉陈春龙说,陈春龙和他的弟弟、儿子都有“外灾”,陈家里要出大事。

“她(胡瑞娟)身上跟着一条长虫,想折磨死她,还折磨她的儿女。我看到病人,从她的五官上,就能看出是什么东西跟着她。”赵清江在公安机关供述称,他通过摸脖子,能判断来者是否有“虚病”,得此病的人耳朵下面有疙瘩,“我摸的这名女子(胡瑞娟)有,所以给她治。”

从那天起,胡瑞娟开始在赵清江家接受“治疗” 。每天早上八点,陈春龙会带着妻子去赵清江家“治病”,中午十一点多回去。“第一天给了他800元,第二天,他(赵清江)说我儿子不是特别厉害,不收费了,给了他600元。”陈春龙称,10天的“治疗”,他一共给赵清江10600元。

赵清江自称,他的治疗方法就是“瞅瞅摸摸”,“瞅就是瞅人,摸就是摸脖子,有邪病的人,耳朵下面脖子中间有个疙瘩,一捏就很疼,给他们治疗都是用这种方式。”

赵清江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表示,胡瑞娟刚来“看病”的时候,说话正常,就是没有精神,自称睡不着觉。10天后的2017年11月27日,再来的时候,胡瑞娟“疯了”,“瞅人时要么斜着眼,要么直眼。”

陈春龙供述,2017年11月26日凌晨三点,胡瑞娟病情加重,一晚上没睡觉。当天上午,找赵清江看了一个小时,看完之后就开始神志不清。

事发之后,胡瑞娟8岁的女儿,跟胡家亲戚聊天时表示,2017年11月26日,在盐山县城的宾馆内,她看到爸爸用三角带打妈妈。“只要我说我肚子有点疼,爸爸就抽妈妈。”她还提到,27日凌晨,一家人开车送妈妈去赵清江家时,车门怎么也关不上。“他们都说是妈妈搞的鬼。”

鞭打致死

沧州市盐山县一家宾馆的监控,记录下胡瑞娟最后一天的一个片段。

2017年11月27日凌晨0点6分,陈春龙揪着胡瑞娟的头发,从5楼的房间走出来。两人慢慢靠近走廊的监控。

画面中,胡瑞娟的头向右侧倾斜,面无表情,走路左右摇晃。她双臂下垂,胸前被绑上绳子。陈春龙的弟弟陈金来,紧跟着走在后面,手里握着皮鞭。50秒钟后,三人走出宾馆。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陈春龙称,当时,妻子“病情加重,发出的声音,不是她平时的声音,特别凶”。陈金来则称,嫂子“乱折腾,到处乱撞,到处乱撞,嘴里还说些胡话”。凌晨1点,陈家人带着胡瑞娟,来到赵清江家。

赵清江在接受审讯时,讲述了当时的情况。“我正在家睡觉,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开门后看见了前几天一直在我家看虚病的女子(胡瑞娟)。她被他丈夫和小叔子驾着胳膊,她的公公和两个孩子也来了。”

赵清江称,胡瑞娟一直说,“我走啊,我上泰山修行。”陈春龙兄弟二人则对他说,“坏了伯伯,疯了。”

“走不,不走剁死你,打死你。”赵清江对着胡瑞娟,不断重复着看阴阳病的术语。

随后,胡瑞娟被放到赵家西屋的椅子上。陈春龙称,赵清江拿起斧子,狠狠拍打胡瑞娟的腿和后背,嘴里还不断问着,“你走不走?”凌晨一点到四点半,赵清江持续用斧子拍打胡瑞娟的腿和后背,每隔四五分钟拍打一次,每次拍打七八下。“赵清江每次拍打很用力,能听到声响。”

陈春龙称,其按照赵清江的要求,用40公分长的木棍和50公分长的三角带,制成皮鞭。赵清江告诉陈家人说,胡瑞娟犯病时,就抽她。

当天早上八点至中午十二点,陈春龙抡起皮鞭,抽打了妻子七八次,每次抽打20多下。他的弟弟陈金来,则抱住胡瑞娟,防止其挣扎。

“我每天去的时候,赵清江都说让我下狠心,使劲抽打胡瑞娟,往死里打,这样才能治病。赵清江还告诉我,打的不是胡瑞娟,是她身上的长虫,他还说等胡瑞娟好了,什么伤疤也留不下。不用化妆品,皮肤也会好起来。”陈春龙说。

在赵清江家东屋看病的多名村民表示,当天,他们听到有女的“嗷嗷”叫,还听到皮带抽打的脆响。

当天下午四点,胡瑞娟死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