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m.lieqidao.com

网站地图

猎奇岛 — 2018最全面的猎奇网站,看世界奇闻异事趣事赏天下猎奇图片!

河南大一女生遭性侵后坠亡 嫌犯碾压尸体伪造车祸

 更新时间:2019-02-17 责任编辑:佚名来源:网络 猎奇指数 :

19岁大一女生罗贝贝,遇上了49岁的王某文,这次相遇是致命的。

2018年7月16日深夜,找不到回家路的罗贝贝,独自走在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金丹大道上。她身旁驶过一辆车,驾车人是王某文。在酒精的刺激下,王某文心生淫念,于是停车搭讪,兜兜转转几个回合后,涉事未深的罗贝贝被他带回了家。

19岁花季女生被害

花季少女罗贝贝

凌晨,在沙发上被王某文摸胸、摸私处后,罗贝贝跑进卫生间,从16楼窗户处坠下。

如花的生命,香消玉殒。

伤害并没有停下。王某文发现罗贝贝死亡后,将其尸体塞进车后备箱中。他找到弟弟王某,两人合谋,伪造了一起交通事故——7月17日晨6时许,王某开车对罗贝贝尸体进行了碾压,伪造车祸现场。车轮之下,尸体面目全非。

“我女儿像天使一样,我没有其他诉求,只想王某文兄弟俩受到法律的制裁。”2月16日,罗贝贝的父亲罗志杰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声泪俱下。

目前,王某文因涉嫌强奸罪及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被刑拘,王某因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被刑拘,该案已移交检方审查起诉。

找不到回家的路


2018年7月17日,罗贝贝在此处上了王某文的车

郸城金丹大道,其实是一条两车道的公路。2月16日下午4时,这条路上,车水马龙,拥挤不堪。

时光倒回至半年前的2018年7月16日深夜11时30分许,这条白日里拥挤不堪的路,车少人稀。路灯下,有一个彷徨的身影。

她叫罗贝贝,在信阳师范学院读英语专业。当天,她刚从学校返家。其父罗志杰回忆,贝贝从小就晕车,中午到家后已是疲惫不堪,可听到他要去医院看患胃癌晚期的母亲,罗贝贝嚷嚷着要一起去。

罗贝贝年幼时,父母外出务工,她跟着奶奶长大。

“到了医院后,她抱着奶奶哭了很长时间,下午4点多的时候,我让她姑姑送她回家,我留在医院照顾。晕车、见到奶奶后的伤心,她状况很不好。”罗志杰说。

罗贝贝和母亲、姑姑吃完晚饭已是晚8时许,其母刘晓玲去了菜地。没过多久,刘晓玲回到家中。一楼没见到女儿,上二楼敲门喊:“二楼热,妮,跟我一起去一楼睡。”

房内没有动静,刘晓铃打了罗贝贝的手机,可手机在家中,她没带出去。

一家人四处找人,直到7月17日凌晨,还是没找到罗贝贝。在他们看来,女儿可能是去同学家睡了,手机落在家里。

2月16日,罗志杰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医院的分别是他和女儿的生死离别。他很后悔,那晚怎么就没有去离家步行只需半小时的金丹大道上去找。如果去了,女儿可能不会死于非命。

罗贝贝为什么会走在金丹大道上?罗志杰有很多推断:家里热,出去散步,因为城市改造变化大,一时找不到回家的路;舍不得她奶奶,想去医院再看看,找不到医院,返回时,又没能找到回家的路。

罗志杰的推断一半得到了证实,一半至今是谜。

罗志杰的代理人、知名刑事辩律师殷清利介绍,他阅卷后发现,嫌犯王某文向公安机关供述其遇上罗贝贝时,对方称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酒后起淫念

19岁的贝贝身材高挑,长相甜美,曾获得过多种荣誉
19岁的贝贝身材高挑,长相甜美,曾获得过多种荣誉

王某文是一家二手车行的老板,车行位于金丹大道上。

相遇之前,王某文和弟弟王某、几个朋友在郸城县城一起吃饭。饭局结束时,已是2018年7月16日深夜11时许,王某文喝了三四两白酒。他酒后驾车回到车行,取了几块车牌,之后驾车沿金丹大道行驶回家。

就在这时,王某文遇上了并不相识的罗贝贝。

王某文供述,透过车窗,他看到罗贝贝走在对面的马路上。察觉出罗贝贝心情不佳,他摇下车窗询问,要不要帮忙送回家,但罗贝贝没有理他。

“王某文交代,在酒精的刺激下,他内心躁动不已,起了淫念,想把罗贝贝带回家发生性关系。”殷清利说。

带回的过程兜兜转转,罗贝贝三次上了王某文的车,又三次下车。

王某文见罗贝贝没有理他,掉转车头,打开车门“嘘寒问暖”,假意要送罗贝贝回家。

罗贝贝上车后说,她家在大润发超市附近(实际上,超市距她家还要步行10多分钟),把她送到超市即可。车并没有驶向大润发超市,而是停在了一家夜市摊门口。两人下了车,王某文给罗贝贝点了一盘花甲和一碗面,罗贝贝没有吃。

据王某文交代,两人离开夜摊后再次上车,不到10分钟,车子停在大润发超市附近。罗贝贝下车后,王某文驾车紧随其后。

王某文再次下车搭讪,坚持要送罗贝贝“回家”,罗贝贝第三次上车。

王某文驾车往自己位于阳城福地小区的家开去。下车后,王某文取下车牌,让罗贝贝帮其拿茶杯,两人上了16楼。

直到如今,罗志杰还是没想通,女儿为什么会三次上王某文的车,三次下车后不离开,“可能是心情不好,缺少了判断力;加之本来就单纯,相信了王某文这个坏人。”

罗贝贝的大学同学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贝贝性格并不张扬,略显内敛,是个温柔可亲的女生,并无恶习。他们也想不通,为何贝贝会如此相信凶手。

遭性侵后坠楼

罗贝贝坠楼处
罗贝贝坠楼处

两人上到16楼后,已是2018年7月17日凌晨2时。

王某文向警方供述,他从冰箱里拿出啤酒后,坐在沙发上喝起来。罗贝贝也坐在沙发上,但两人之间隔了一段距离。

白酒酒劲还没退,啤酒又下了肚。

王某文把罗贝贝拽到跟前,实施了性侵:亲、乱摸胸部、摸私处等,但遭到罗贝贝的极力反抗。

“见到那个女孩哭之后,我把手从她裤子里拿出来。她说要去卫生间,我指了指卫生间,她就进去了,我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王某文向警方供述。

王某文供述,等他醒来时,已是7月17日凌晨4时,他环顾四周并没见到罗贝贝,便强行打开反锁的卫生间门发现空无一人,只剩一双拖鞋和一扇开了的窗户。他感觉不妙,急忙下楼,看见罗贝贝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罗贝贝坠楼后砸凹了路灯底座,凹陷处沾了一撮头发
罗贝贝坠楼后砸凹了路灯底座,凹陷处沾了一撮头发

经法医鉴定,罗贝贝的死因符合高坠致严重的颅脑损伤而死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