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白云观火烧老道”是真实的案件吗?其过程详细回顾!

2021-03-04 17:31:51
民国时期的“白云观火烧老道”是真实的案件。距今已经过去73年了,翻阅这案件令人感慨不已。

案件发生在1946年11月11日,这一天,北京白云观的36名道士,趁风高月黑之际,把道观的主持安世霖和监管白全一泼上煤油活活烧死了。

道士本来是吃斋念佛,普渡众生行善之人,为何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对待同伴呢?

民国时期“白云观火烧老道”是真实的案件吗?其过程详细回顾!

天子脚下,乾坤朗朗,日月清明,这36名道士难道就不怕道规国法吗?

古语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这36名道士也是被逼无奈,最后只好以死相搏,于是酿下了惊天大祸。这也是天长日久,双方积怨日深所至。

案发前的经过是这样的。

民国时期的北京白云观是天下闻名的一座道观,是全真教三大祖庭之一,旧址距离西便门有二里地的光景。

白云道观原来的主持不是安世霖,而是安世霖的师傅陈明彬。

安世霖16岁进的道观(大约1927年),当时安虽然年纪不大,但精于世故,他想当陈的接班人,于是把陈哄的滴溜转。

不管是出家的道人还是平常百姓,都喜欢奉承和恭维自己的人,这是人之通病。经过多年的小心侍奉,安取得了陈的信任,就在老主持临去世前,陈指定安世霖为新主持。

其实这不符合道观推举程序,安没有什么文化,主要是靠着伺候老主持而上位的,显然这对许多道士不公平。

众多道士默默为道观募捐了许多香资,到现在落的一个为人作嫁。主持的位置被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占据,这就是外行领导内行的真实写照。

为了讨回公道,道士们开始上访告状,当时的民国府衙很黑暗,可谓是“吃了原告吃被告”。

大家都看过杨三姐告状吧,对了,就那么黑暗。

道士们有理,安世霖有钱,民国官衙乐见他们死磕,为了捞钱,当官的才不给他们解决问题的!

民国时期“白云观火烧老道”是真实的案件吗?其过程详细回顾!

安世霖稳坐钓鱼船,反正我有的是功夫,有的是钱,大不了变卖道观里的古玩字画。就这样双方你来我往斗了足足16年。

时间来到了1943年,安世霖见道士们告不倒他,愈发变得有恃无恐,为了打击报复这些道士,安世霖捏造罪名用道规惩治告他的道士,许多被打道士敢怒不敢言。

他甚至肆意克扣道士的伙食,动不动就对反对他的道士关禁闭和禁食,或者罚做苦力活。

有压迫就有反弹,当时道士李至慧实在忍不下去了,联名众道士,聘请律师写了诉状,诉状列举了安的四大罪状:

一、盗卖庙产。(偷卖道观里的古玩字画)

二、作风败坏。 (和尼姑菴的尼姑私通)

三、多吃多占。(吃肉喝酒,冒领薪资)

四曰欺世盗名。(没有资格当主持)

诉状递到了民国宗教协会,安世霖得知后急忙用重金贿赂协会会长,此事不了了之。

1944年,道士许明义再次提起诉讼,这次状纸直接递到了北京府衙,安世霖得知后,用道观里的字画和古玩,贿赂当时的北平市长江朝宗。

最后安世霖还认江朝宗为干爹,双方相互勾结,江朝宗派人佯装调查一番,最后出具报告查无实据,就这样,告安世霖的案子再次不了了之。

安世霖和道士之间的关系,犹如气缸里的油气压缩到一定程度,迟早有爆发的那一刻。

这一刻终于在1946年11月11日爆发了。导火索是一件看似很平常的事引起的。这是一件什么事儿呢?

话说安世霖曾提拔了一个心腹之人,这个人叫白全一。

白全一和安世霖一样都是不学无术之人,他之所以能够当上监管,也是靠着为安世霖效力和吹捧,二人沆瀣一气把持道观。

有一天,白对安说,“咱们道观的道士总是告状,弄得鸡飞狗跳,诸事不利。我想请个风水先生来破解。”

安世霖一听这办法不错,说,“老白,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老白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请来风水先生一看。风水先生说:“要想破解这一切,必须在安世霖居住的院子西南角建一厕所,把晦气收纳过去,即可免去一切祸事”。

“既然如此,那咱还等什么,马上动手吧”。安世霖和白全一开始了行动。

白云观的道士们不知道他俩为什么挖坑?二人挖坑当然是想建一个厕所。老白和老安也不可能告诉道士们挖坑做什么用。这就引起了道士们的警觉。

当时有道士说,这二人挖坑肯定要活埋咱们!

一句话引起了道士们的愤怒。纷纷骂道:“这二人什么事儿也干得出来,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

众道士纷纷附和道:“对,我们先把他俩干掉再说,否则我们没有好日子过。这么多年了,国法管不了,我们就用道法管。我们就是法官!”

到了晚上9点,36名道士齐聚在李至慧的屋里。

许明义对大家说:“法不责众,到时候谁也不许跑,按照道规来说,我们有权处死安世霖和白全一。”

36名道士分别在一张写好的纸上签字画押按手印。意思是说,处死二人是大家的意思。

当一切布置好后。接下来就是等安世霖从尼姑庵会情人回道观。

大约到了十点半,众道士觉得安世霖已经睡下。李至慧、陈志中、许明义带领大家突然闯进安世霖房间。

当时安世霖大惊失色道:“你们干什么?”

李至慧说:“你违犯太上清规,应当处死。今天就处置你!”

话没说完,陈志中早己将绳子套在安的脖子上往外拖。他们刚出房门,等在门外的众道士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往安世霖嘴里塞石灰。石灰呛得安直翻白眼。

与此同时,马至善和许明义二人也闯进白全一的住房,许明义用绳子套在老白的脖子上,用力一勒,老白当场就翻了白眼。

他们将白全一和安世霖扔在邱祖殿后的大树下,从头到脚泼上煤油,然后用点燃的洋火扔在二人身上。

砰的一声,火光爆起,众道士一起扔木柴。安世霖和白全一被烧的大喊救命,挣扎着想逃走,被围在四周的道士用木棒打回,最后二人被活活烧死了。

到了天明,众道士一起前去警局自首。

经过审理,因事出有因,加上安世霖名声不好,道教人士都支持道士们的举动,纷纷上书请求法官放过众道士。

但民国法院最终还是判决36名道士中19人有期徒刑5 年,过了两年后,因道士无钱行贿,被狱卒折磨死了8个,剩下的11个也都处在死亡边缘。 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人民政府重新审理,最终将余下的人全部释放。“白云观火烧道士”的案件最终落下了帷幕。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