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之寻狗诡事

2021-07-24 22:22:59

民间都说狗是通灵的,狗眼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下面就有一则和狗有关的诡异故事。

一、大黑狗

某处简陋楼房。

门大大地敞开着,像能吞噬人的巨兽。

我喊了好几声,都没人应答。

不由得心生嘀咕,但我还是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生怕一个不小心踩碎了院子里的死寂。

忽然,不知从哪个角落窜出了一群大黑狗,“呼哧呼哧”地吐着长长的粉红舌头,向我围了过来。我心里略微数了数,有十一条之多。

我当即吓了一个大大的哆嗦,随即站定,不动如木鸡,心里不住地默念:不要咬我不要咬我,我的肉不香的。

谁知那十几条大黑狗非但没有咬我,反而用前爪往地上一撑,利用反作用力带动后腿站立了起来,跟耍杂技一样。

它们慢慢用后腿向我挪来,模样甚是滑稽可笑。

嘴巴吐露的声响不是“汪汪汪”,而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啾啾啾”,跟那个鸟叫声一样。

神婆,那是一个玄之又玄的群体,自古都跟诡异搭边,看来这人也不另外,养着一些怪狗,估计也是怪人一个。

这些狗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古怪。

我一时半会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二、神婆的笑

“小伙子,你来啦?”

带着满腹狐疑的我,鞋袜都还没有完全脱下,就从屋里头飘出这么一句话。

这一句话用的力气不大,但是却像一根绣花针般刺入耳畔,然后瞬间消散无息。

好像很认识我,又好像是在等待我,又好像是在召唤我。

屋里其实并没有之前想象得阴森可怖,相反,这里很敞亮,空气中还暗含着缕缕花香。

在神婆的背后,墙上挂着一副观音像,像前还摆放着香炉,炉内没有香。

再往下,就是一个大柜子,里面堆放着一叠叠金黄颜色的纸张。

整齐划一,像书,但又不像书。

“阿姨,你……认识我?”

我吸了一口气,继而盘腿坐下,细细打量起眼前人。

神婆约摸有七十岁上下,但奇怪的是脸上的皱纹只是隐约可见,老人斑全无。更神奇的是,她不单双眼有神,还带着一股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笑。

我们之间隔着一张古旧的方桌。神婆的左手边放着一个盛米的古怪器皿,上面是一个狗头模样的浮雕。

“不认识,只是刚刚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有个小伙子会来,我猜就是你了!”

神婆端起桌上的茶杯,细细地呡了一口,缓缓说道。

“哦,是的,是张伯介绍我来的。”

我立马恭敬答道。

猛然,神婆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神秘一笑。

一闪而过。

天!这个神婆真跟得上时代,还用起手机来了。慢着,刚刚那个笑又是怎么回事?我应该没有看花眼吧,是因为又有客可以宰了?

哎,我这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三、通灵

“阿姨,你家的狗驯得真特别,不单会双腿走路还会鸟叫,真神了!”

为了缓和下紧张兮兮的气氛,我突然打了个哈哈。

“嗯,那些狗养得很听话。对了,你想要我帮你什么?”

神婆声音很低地答着,没有什么喜悦的感觉,然后就回到正题来了。

“恳请阿姨指点迷津,帮我找回我女友的爱狗——小白。她已经养了十年了,但是就在今天早上忽然不见了,四处找都不见踪影。我找了派出所,都是敷衍了事。眼见我女友伤心欲绝的样子,我实在是于心不忍。对那些狗贩子,我真是恨不得……”

我越说越起劲,右手比划出了一个手起刀落的动作。

“小伙子,杀气那么大干什么?来,我帮你找找,看还有没有一线生机。”

说完,神婆的左手往器皿里抓了一把米,轻轻地往桌上抛撒,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

我瞪大了双眼,有点昏昏欲笑。

谁知,前一秒还神神叨叨的,后一秒神婆浑身突然颤抖了起来,双眼时不时地翻白,头也抖得像筛糠般,放在器皿中的左手也不停地揉捏着米粒,所有动作几乎是同步进行的。

我当即身子往后挪了挪,大气都不敢出,冷汗也冒得很欢快。

神婆“演技”真神啊!

“汪汪汪……”

从神婆嘴里吐出了一连串熟悉但又别扭的狗叫声。

熟悉,是因为我似曾听过;别扭,是因为这叫声是出自神婆之口。

紧接着,这“汪汪”声开始变得急促、尖利、声声息息刺扎人心。

垂死挣扎般的感觉,好像临刑前最后的呼救声,硬生生地渗入了我柔软的内心。

“啊?你……你……竟然能跟狗……通灵?”

我早已震惊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猛然,从神婆嘴里飘出无力呻吟般的“汪汪”声,声音拖得老长,逐渐细若蚊咛。

可能是胸中满腔的正义感使然,我恨不得箭步如飞,跑去救它。

四、条件

就在我把眼睛别过一旁,不敢直视之时,神婆已然慢慢回神,手也不动了,闭上眼,头低垂了下去。

不动如观音神像。

我顿觉惊奇,不由得凑近前去,想把神婆看个仔细。

“看啥呢?小伙子,被吓到了么?”

猛然,神婆头一抬,双眼一睁,带着诡异一笑,看着我说。

我一个激灵,赶紧全身后撤,好像要避开什么不祥之物似的。

“没,阿姨,我家的小白有眉目了么?刚才……”

我试探着询问,却欲言又止,心里极度害怕那个真相。

“有了。我先问你,假如你家小白被人给害了,你找回来还有什么意义?”

神婆问了这么一句,好像已经宣告了什么不好的结局。

“你是说,我家小白被人宰了么?可恶!我就知道会是这样,那些混蛋、人渣,偷我家的狗,还把肉给人吃,罪孽啊!我一定不能饶了他们!”

我真是越说越气,越气就越骂起劲来,估计这回,观音菩萨也劝不了我,熄灭不了我心中熊熊的怒火。

“别急,你家小白还有一线生机,就看你赶不赶得及。这样吧,我告诉你小白的具体位置,你给我1000块,以示诚意……”

神婆酝酿许久,敢情终于开价了,真是循序渐进,紧抓人心,实在是高!

“什么?1000块?你还不如去抢!”

我当时的注意力全在1000块上了:这神婆宰人真是狠!

“你别生气嘛,我还没说完呢。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事成之后,我就把1000块还给你。我神婆一向说话算数。”

神婆话锋一转,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不过,神婆很讲诚信这事应该不假,因为目前为止,外界还真没听到说神婆坑人的事。

随后,我在将信将疑中,通过扫码将1000块转给了神婆。

神婆立马给开了一张收据,真是“专业”!

为保险起见,我还当场加了神婆的微信。

接着,神婆从大柜子里随意地摸出了两张金黄颜色的纸,连同收据一起递给了我,并且耳语了一番。

我这时才看清,手中的那分明是两张黄符。

五、胖揍

我抬头往上一看,大牌匾上写着“张记猫狗肉店”。

没错,这里就是神婆指示之地了,也太偏僻了吧,让人一番好找。

幸好我喊了滴滴专车,司机也比较耐心,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就是可惜了我那近100百块钱。

店门开着,我当即走了进去,一阵阵令人作呕的野兽臭味硬生生撑满鼻孔,令人差点窒息。

左边,是一个个堆叠在一起大小不一的铁笼子,里面有猫有狗,都异常安静,估计是叫唤得累了,或者是待在这个地狱般的环境里习以为常了;右边,有两个人,一个胖子一个瘦子。

瘦子正在熟练地给一只白色的死狗剥皮,胖子正在案板上砍剁着血淋淋的肉,边上还挂着几只猫和狗的尸体,看样子刚杀不久,还不住地往案板上滴下血水。

这地狱般令人胃里翻江倒海的场景,我的心仿佛也在滴血。

“老板,买新鲜的狗肉不?”

瘦子首先发现了我,停止了手头的事情,将沾满血污的双手往脏不拉几的衣服上擦了擦,对我露出了职业般的肉笑。

“我……我在找一条大白狗。”

我战战兢兢地说明来意,因为胖子的每一次砍刀剁下,都令人心惊肉跳。而且不单我的牙齿抖了几下,脸皮也跟着抖动了起来。

“去去去!这里头都是死狗死猫,找活的,别的地方找去!”

瘦子一听不是顾客,立马变了脸色,摆了摆手示意我赶紧离开。

我可没有照做,而是观察那条死狗,冷不丁发现它脖子下边压着两个铃铛!

这两个熟悉的铃铛,可是女友亲手为它挂上去的。

“来人啊,这里的老板偷别人的狗来卖啊,真是丧尽天良啊!”

应该是梁静茹给的勇气,我心生一计,叫嚷了起来。

“神经病!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说完,生气的胖子放下了手中的砍刀,慢跑过来,一把推了我一下。由于胖子的力道太足,我当即重心不稳,踉跄后退了好几步。

我可不示弱,仿佛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般,挥舞着拳头,上前就往胖子的脸上给了一拳。

胖子显然没有料到我居然敢动手,当即也回了一记重拳。

我被打倒在地,脸上火辣辣地疼。

“自不量力!你个XX!你真是个XX!”

瘦子见状,也赶上来,对我的腹部狠狠踢了几脚,还说了几句粗话。

我顿觉浑身上下疼痛难忍,大声地嚎叫了起来,可是依然没有人前来救我。

我这才意识到,这里地处偏僻,人烟稀少,就算喊破喉咙也不太可能有人来管闲事的。

糟糕!我的意识开始慢慢模糊了,应该是刚才头部挨了胖子的一记拳头吧。

我只觉得头晕眼黑,天旋地转,还有点恶心想吐。

求生的本能驱使下,我摸了摸我的裤兜……

六、拯救

疼!

等我慢慢恢复意识,双手撑地站起身来时,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这些混蛋,出手真是狠呀。

“呸”的一声,我往污浊不堪的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混杂着些许血丝。

迷迷糊糊中,我完全睁开了眼,恢复了正常的视觉,却突然发现那两个混蛋不见了。

难道因为重伤了我而逃之夭夭了?

“啊!”

我大喊一声,想确定是否还有人在。

但周围除了猫狗轻微的叫声,没有任何回应。

“好,我来解救你们了。”

说完,我慢慢靠近了笼子,一个接一个地将笼子打开了。

那些猫狗赶紧飞也似地窜出笼子,欢天喜地,如遇大赦。

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一大堆空落落的铁笼子了,猫狗也全都跑无影了。

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以告慰小白在天之灵。

因为神婆的指引,虽然我还是没能及时救出小白,但我救了更多的猫狗,这样一来,也让我痛失爱狗的心得到一丝安慰。

想完,我准备转身离去,却忽然发现背后的两条大黑狗围了上来,令我很是吃惊。

只见它们也是靠着后腿站立着,狗眼流露出满满的可怜巴巴与恳求,嘴里不时发出“啾啾啾”的奇怪鸟叫声。

等等,它们好像是在求救?

七、替天行道

顾不得去探究那么多,我打算先坐滴滴专车赶到医院进行简单的治疗。

还好不是伤得太重,当天下午我就又跑到神婆那里去了,一定得要回那1000块。

这年头,1000块不容易挣啊!

“阿姨,我照你说的做了,将两张黄符分别贴在他们身上了。那两张黄符有什么用呀?”

此时的我,有点鼻青脸肿的模样,坐在神婆的面前显得很是滑稽。

“保你平安呀。”

神婆呵呵笑道。

“亏你还笑得出来。我都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了。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你也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我真是没啥好心情,只想要回钱,赶紧走人。

“我已经微信转回给你了,你没收到么?”

神婆依然是笑容满面,好像是在看戏的观众。

我掏出手机一看,果然,神婆已经转回1000块给我,那我就准备告辞了。

“你最后找到你家的狗了么?”

神婆突然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找到了,可惜已经被人剥了皮。”

我气得牙痒痒道,恨不得一拳轰穿地板来泄恨。

“说实话,小伙子,我也一直在找像你这样正义的人,已经不多见了。”

神婆好像若有所求的样子,说道。

“正义?呵呵,我的狗都死了,还哪来的正义?”

我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准备起身离开。

“你已经做了替天行道的正义之举了,小伙子,我们还会再见的。”

神婆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我当时并不在意。

快步走出屋后,我来到了院子里,那些大黑狗已经待在右侧了,并没有发出很大的动静。但左侧的摩托车旁边却意外有了两只大黑狗,蜷缩着,很是怕生的样子。

我又略微数了数,共有十三条,比之前多了两条。

八、尾声

待我已经离神婆家有小段距离的时候,一辆满载着各种狗的车在我身旁疾驰而过。

车身上还贴着一张的大海报,上面写着“钟记猫狗肉批发零售,欢迎来电!”

看那个样子,它的目的地应该就是神婆那里。

直觉告诉我,可能会有什么事即将发生,我当即掉转头,往神婆的院子跑去。

我并不进门,只是躲在墙壁上鬼鬼祟祟地偷偷观察着。

神婆跟狗贩在接头了。

“那两只是新来的,抓这边多的,老价钱吧?”

神婆满脸奸邪之笑,跟之前判若两人。

“是的,老价钱,给,这是4000!”

狗贩掏出了一个信封,厚厚的,甚是得意。

神婆看着那个信封,露出了贪婪无厌的笑容。

待那个狗贩把狗抓上车并开车走后,神婆又从屋里唤出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小伙子。

“徒儿,跟紧他,把那些狗追回,懂么?”

神婆开始发号施令。

小伙子“嗯”了一声,骑上摩托,疾行离去。

此时的我,躲在墙外,早已目瞪口呆。

后来,我也只把这个故事告诉几个死党,他们都是半信半疑的那种。再加上我并没有什么损失,日子也就慢慢过得如流水般平淡,从指间悄然而过,无痕。

约摸过了三天吧,这天上午,我刚下班回到家,忽然家里闯进来两个民警。

“你是孙XX吧,三天前有人看见你进过一家狗肉店。现如今两个店老板已经失踪,你还是跟我们回趟派出所配合调查吧!”

顿时,我脑海里浮现了神婆那诡异的一笑……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