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之渔夫遇上鬼请客

2021-06-09 11:40:47

在中国民间某个地方一直流传着一个惊险有趣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是一位经验老道的渔夫,而另一位重要的配角却是传说中的“鬼”。因为鬼这种东西在科学面前是不存在的,而老渔夫和这鬼却能互动使人们毛毛然不得其解。下面就为大家讲一下这个故事。

文革时期某乡有位老渔夫,家址高山之上,山脚下有一条大河,那时河水清清鱼目不胜数。于是老渔夫就利用资源以打渔为生了。而在村子为数不多的人中数老渔夫的捕鱼水平堪称一流,每日出门必满载而归。其他的村民羡慕不已,但老渔夫总是泥古不化不肯将一身手段交给大家,或者指点一二。

因此大家都不怎么喜欢他。

所以老渔夫出门总是一个人,然而还是自得其乐。

村里有个小伙叫马耳,性情中人,读过书,因为发音不准被同学取笑,退了学,可他凡事以大义为重。那时大家的生活总是温饱不定,能吃上鱼或是捕到鱼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捕到的鱼可以拿到集市上卖以换得家用,可是村里的人捕鱼技术最好的就数老渔夫了,然而老渔夫却不肯将一身手段传给村民,不免显得有些自私,因此马耳对老渔夫的行为很不满意。很多次在暗地里骂老渔夫:“夜路走多了,你总有一天要闯鬼!”

这是很一句很流行骂人的话,大家都知道,所以人们只会将马耳的话当作是对老渔夫保守捕鱼技术不肯传授他人的牢骚,当然老渔夫也不会和他计较。

然而有一天,马耳的话应验了。

大河距离村子有一里之遥,渔夫几乎每日都踏着夜露归去来兮。

某一晚。

从河道至村子间一段晦明的路途里,黑夜的怀抱里只有一道孤独的身影,以及一点晦明幽暗的灯火。

一幕安静。

大河的水涛声覆盖掉了河床上老渔夫的咳嗽声,渔夫并不觉凄静,他已习惯这种河涛的唱调。一贯黯然。

老渔夫嘴上的烟锅在缓缓着冒青烟,像个在暗夜里舞动身子的妖娆女人,躲在夜色里抱成团鬼使神差的转来绕去腾上天空,消失掉。

渔夫怔怔的望望烟锅里升腾起来的烟,眼神里微微有些慌张。

眼下,老渔夫拖起深潭里的渔网,然后走上河床,散开网,微微泛白的月光下,是一张空网,渔夫气愤的朝旁边喷了一口唾沫:“妈的!一个鱼蛋也没有!”

渔夫一边理网,一边朝深潭方向望望,他在准备下一轮的围捕。

刚才的一网空了,或许是潭没选对的原因。他这次站在巨大的石头上,面对的是个深潭,潭黑不见底,单凭他经验判断:这一网下去必定有不错的收获。于是他的“成就感”导致的笑容预支出了脸颊,然而表情在黑夜里显得怪异非常。他终撒下了网,一切布置妥当后坐在河岸的沙石上抽起烟来,抽完后才四处寻找山洞。

有时山洞就是渔夫的宿营地,有时却是他们的墓地。

渔夫沿河床走了一段,发现了一个山洞。渔夫知道山洞存在危险性,所以他找到山洞后必定要检查山洞的安全性,确定后才能整理行李搬进洞去。

渔夫发现的山洞就在深潭之上,无论地势条件方便程度都无可挑剔。洞高十余米,口宽如大厅,沙迹堆叠,还有柴禾散放。入内一点洞口就像老虎的喉咙一般了,倍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奥妙。由此人们将此洞取名“老虎口”。据上代渔夫们讲此洞虽好却是不干净。

老渔夫是不大信这些的,他捕鱼十余年来兼经风雨,几经洪水冲拉险些一命呜呼,然而不也安然至今吗。他是不怕这“不干净”的。

所以他没有太多顾虑,进入了山洞。(鬼怪吧:转载请保留!)

事事总有例外的时候,只要是人。

大火已在老虎口中熊熊燃起,渔夫搬一块雪白如玉的石板放在火塘边,以备留坐的用处,老渔夫坐下一边烘烤被水沾湿的衣物一边吧嗒吧嗒的抽烟,时不时的向火塘里添加柴禾,旺火映红他几经岁月剥蚀的脸庞,老练而深沉。

猛地,搭成人字形的柴棚哄然而倒,顿时火星四射火舌腾空,火光映亮了整个老虎口,恍惚中渔夫看到洞壁上有数个人影闪动,霎时往日遇事不惊的老渔夫猛然间感觉头发直竖随即全身瑟缩,心间颤动,惶惶然。

一分钟之后,老渔夫从惊愕中反应过来。

老渔夫四下里望,细细的倾听世界的声音。

然而,河风依旧,涛声依旧……渔夫吸了口凉气,暗自嘲笑自己见怪不怪,无端惊恐,自己吓自己,却始终不敢再看一眼洞壁。怕真的看见什么似的。

大火依然燃烧,而渔夫竟有了困意,于是他猛地捶了一拳自己的大腿以使自己清醒些。因为他知道要是真睡熟了的话万一网被别人偷走自己岂不是损失了,所以他点了火把从老虎口出来,向深潭走去……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